欢迎访问 杭州新闻网 - 杭州网,杭州生活在线,杭州人的网上社区

杭州青年汽车破产 庞青年野蛮造车路终到尽头?

2019年11月25日 00:43 来源:未知 手机版

行尸走肉第四季预告,深入浅出设计模式,河南灯架倒塌事故

原标题:杭州青年汽车破产,庞青年野蛮造车路终到尽头?

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与浙江青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的破产是庞青年偌大的产销体系溃败的一个缩影。

近日,人民法院公告网刊登的一则破产文书显示,因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的破产财产已经分配完结,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已经于2019年10月21日裁定终结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破产程序。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杭州青年汽车被法院裁定终结破产程序,浙江青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同样于今年6月被法院裁定终结破产程序。至此,庞青年旗下的两家公司已经宣告破产。对于担任49家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庞青年来说,杭州青年汽车与浙江青年莲花汽车的破产仅仅只是庞青年偌大产销体系中溃败的一个缩影。

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青年汽车的主体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共有55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25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法律诉讼多达106起。汽车行业分析师任万付对新京报记者表示,“青年汽车面临的实际困难已经不仅仅是资金的问题,还有商誉等问题。”

从豪华客车到水氢燃料车

庞青年的造车梦发迹于上个世纪90年代。与新经济时代的符号特征一致,年轻人总是满怀热忱。随着国内汽车工业开始起步,依靠自行车轮胎发家的庞青年将目光投向了汽车生产。1999年,庞青年通过股权并购收购了合资公司金华北方福来汽车公司。2001年,庞青年成立了浙江青年尼奥普兰汽车集团有限公司(青年汽车集团的前身),专业生产青年·尼奥普兰系列豪华客车。2004年,尼奥普兰系列客车曾取得年销量达到5000辆的高光时刻,并占据了中国豪华客车70%的市场份额。

但客车的保有量远不如乘用车。庞青年将目光转移到了乘用车市场。2004年,青年汽车通过“买壳”的形式入主了负债累累的贵航云雀,取得了轿车生产资质。2006年,青年汽车与马来西亚的宝腾汽车展开合作,并购入宝腾的莲花工程公司产品技术,开始生产青年莲花轿车。2008年,青年莲花首款汽车产品在贵州下线。2012年数据显示,莲花汽车的总销量约为5万辆,而彼时青年汽车仅萧山生产基地的产能就可达到15万辆。

面对产销比例的严重失衡以及2013年以来的资金链断裂引发的一系列问题,庞青年仍在继续“造车梦”。今年5月,《南阳日报》头版的一则“青年汽车集团的水氢发动机在南阳市正式下线”的消息引发热议。据悉,该水氢车无需加油、充电,只需加满水便可实现360-500公里的续航里程。该消息一出瞬间沸腾,有业内人士甚至直指庞青年实为骗取国家新能源补贴。工信部随后回应表示,工信部并未受到青年汽车公司该车型的产品准入申请,该车型也并未获得产品公告。

建设扩张成拖累

豪华客车的辉煌并没有得以延续,在乘用车市场,庞青年不断“跑马圈地”的扩张主义成为拖累青年汽车的包袱。据悉,在2009年,庞青年就表示将在全国范围内建设十大汽车生产基地,总年产能预计可达到146.3万辆,投资金额为444亿元。在浙江,就有金华、海宁、萧山和下沙四个基地。

生产基地数量之多,但青年汽车的“烂尾”工程也不少。粗略统计,青年汽车的下沙基地、六盘水基地、宁夏石嘴山基地以及浙江海宁基地等四个烂尾项目宣布的投资额就达到了231.6亿元。在庞青年的建立生产体系中,几乎未有一家生产基地成形。从2014年开始,生产基地布局产生的巨大财务费用、产能利用率不足以及莲花汽车销量的低迷都让青年汽车早在2014年就进入资金链断裂的财政危机。2014年,青年莲花工厂大面积停产。2015年,青年莲花汽车的经销商出现大面积退网。

不过,即使是数年累月的财政拖累,青年汽车却并未被法院处以破产清算。有业内人士分析,这主要得益于青年汽车的总裁庞青年。新京报记者了解到,自2010年以来,在庞青年的推动之下,青年汽车先后与鄂尔多斯市政府、石嘴山市政府、海宁市政府、贵州六盘水市政府等签订合作协议。根据协议,政府提供资源和矿产来吸引汽车工业,拉动工业的增长,扩大就业,而青年汽车则需要在签订协议地建设汽车生产线以及汽车配件等生产基地,并达到规定的年销售额目标。汽车行业分析师任万付对新京报记者表示,“青年汽车这是打着汽车制造的名义到处圈地圈资源,以投资的名义,获取其他方面的优惠政策,谋取暴利。”

本文地址:http://www.hzdite.com/hangzhoufangchan/13967.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片儿川3元、锅包肉6元!杭州一机关食堂周末对外开放,人气爆棚
下一篇:浙江台州:組團服務送上門

相关图文

图片新闻

热门排行

最新推荐